關於講師

我,是一位專業諮詢顧問。

我專長解決「人」的問題

我從年輕時就一直在尋找一種事業,是自己老了還是可以做,永遠不會太晚的終生工作。我找到了一件事,是可以活到老、學到老的――就是理解。為了理解,可以去演繹、規劃、推論,可以不斷在生活中學習,不斷的增進溝通能力,幫助他人教育學習,讓生活的各個領域更有趣。

從理解再繼續延伸,我走上了顧問這條路。

我和我先生在美國經營一間顧問公司。客戶有將近80%是醫生,分布於日本、新加坡、印度以及美國各地。

本來,我是一直很抗拒從事顧問這個職業的。一直到了開了自己的公司,才慢慢變得喜歡,後來天天都在顧問,到世界各地去幫業者做諮詢,都有非常好的成績,從一開始的「不願意」到現在的「自得其樂」,真是南轅北轍。

 

所有的問題,我們都還是希望有專家可以諮詢。譬如說,要蓋一個核子發電廠卻不請專家來鑑定,自己隨便蓋一蓋就好?蓋一間很大的巨蛋運動場卻不想請建築師,自己捲起袖子就來蓋?這聽起來豈不是很滑稽?

你先別覺得好笑,因為很多人就是這樣。開餐廳或是一家服裝店,不先找專業顧問來鑑定,覺得自己很內行,「我開這間店,不必顧問!」可見,他把開店事業或自己的人生想得非常簡單,就好像炒一盤青菜、做一個蛋糕這樣輕而易舉,「我幹嘛找顧問?」

經營店面不會致命,最多不過倒閉,大不了重新再來即可。換個角度來看,如果你生了一場大病或得了癌症,等到需要化療才想要聽取醫生的意見,這就太慢了!

也有很多人打死都不聽從別人的意見,其實也OK,因為他覺得自己比專業人士更專業,那也沒問題。這裡要說的重點是:請問,你的人生到底重不重要?你的人生規劃到底有多縝密?

 

如果你的回答是這樣:「我只是生下來,活到死就算了,然後就進棺材,就這樣。」

那你就不必找顧問了,我只能這樣說。

「我只是搭個茅舍,就這樣住,倒了也就算了。」

那麼,你也不必請顧問。可是,如果你要蓋摩天大樓,或者打算真正地闖個事業,或是想要很認真的生活……我真的想不出任何理由,為什麼你不需要顧問?

我覺得這個問題非常有趣。就算是我們當顧問的,也常會有找顧問的機會,並不是自己當顧問就一定沒問題,沒有這回事。就好比現在有一個人的能力很強,當上了一國之君,但國家怎麼可以沒有軍師、沒有宰相呢?你不一定要像諸葛亮那麼厲害,可是打仗一定要有軍師啊!哪個國家作戰時會沒有軍師?那豈不是滑天下之大稽?

我認為,這是思想觀念上的一個問題。不想請顧問的心態是這樣:「衣服隨便穿穿就好,幹嘛有設計師?」

「頭髮隨便剪一剪就好嘛,幹嘛聽專家的意見?」

「沒事搞什麼髮型、造型設計?」

不想找顧問的意思,就是他認為自己不需要專業人士的意見,他不需要這個知識的幫助。

所以,「有沒有顧問,日子會不會比較好?」談的就是這個觀念。你的生活有沒有經過設計,到底重不重要?如果你真的想要成為一個美女,如果你想要過一個健康的生活,就需要一個非常專業的人員協助你規劃。一般人說:「我不需要」,並不是他真的不需要,而是他沒有重視自己的人生到那樣高的程度。

我所做的顧問事業,是在人生方向諮詢、經營管理拓展方面,我專長的領域是在「人」這方面。我不是那種理財專業人員,教人家投資那一種基金、買哪邊的房子,那不是我的顧問領域。我的專業是在幫助你的人生規畫方面找到方向,教你怎麼樣讓人生更美好,怎麼樣讓事業發展更順利、更興盛繁榮。

我,變成世紀大媒婆

解開生命中的真愛密碼

在我很小的時候,就很喜歡去幫人家解決各種男女關係上的問題。在初中的時候,許多人對異性充滿了好奇,特別是那個資訊封閉且保守的年代,聽到男女之間的關係跟事情就會很不好意思,不像現在可以上網、書刊、電視到處都可以找到相關資訊。

在那種時空背景之下,就會發生一些非常無厘頭的笑話。譬如說,有個同學曾經神秘兮兮地跑來問我:「欸……坐在男生旁邊,會不會懷孕啊?」她說,有一次坐公車緊急剎車,她不小心跌坐到一個男人的大腿上,回家之後一直覺得很糟糕,該怎麼辦?真的幼稚到很好笑。

這種無厘頭的問題層出不窮,偏偏以前我就常常幫人家解決這種事情。像剛剛那個例子,我就會跟她說:「妳放心好了,坐在男生旁邊不會懷孕!」回答也只是如此簡單,卻能夠讓她如釋重負,解除心中那塊石頭,那種功效簡直就像是一種奇蹟。

有趣的是,許多問問題的人平常跟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交情。但是,他們都有一個共識――要問這個,就去找陳海倫。

到後來,甚至連不同班級的人也會慕名而來,甚至延伸到有人來說他喜歡誰,或是誰喜歡誰,很想知道該怎麼辦?我就像以前所謂的心輔衛生專線的張老師一樣,隨時都可以告訴每個人該怎麼辦。

 

那時,我們平均年齡是十二、三歲的年紀,除了有人問我該怎麼辦之外,我也踫過很多人說喜歡我,或是有人來跟我說:「某某喜歡妳,可不可以約妳出去?」

因為是學生嘛,身上沒幾個錢,約會的方式就是吃一碗剉冰,或是去麵包店買一個波蘿麵包,或是到福利社去吃一碗魚丸湯;就只有這樣。可是,那種幸福的感覺跟衝動,並不亞於長大以後去正式的西餐廳吃飯、看一場電影、吃日本料理!你會看到一些女孩子內心隱藏的澎湃,或者是男孩子將要爆發的衝動,而且那時候將喜歡的情感表現得很刻骨銘心。

我曾收到滿多男孩子寫的信條。那時候,他們會這樣認定地說:「妳很可靠,我相信妳能成為協助我的人。」那種存在的價值讓我感到非常強烈,我有一種幫助到對方的深刻感覺。這些人會來找我傾訴心聲,當我跟他講完之後,他也真的變得很平靜,很快樂。

那個感覺,真是讓我嘆為觀止――我也沒有特別裝成什麼樣子,就是家常便飯的在講話而己,可是效果卻非常震驚,而且感覺無比舒服。

我覺得自己並沒有特別費多少力氣,竟然幫了對方一個很大的忙,一直到現在我都還有這個感覺。牽線倒不是重點,重點是「解決問題」――這四個字真的是很特別,幾乎可以這麼說:我天生就是要幫人家解決問題的人。

從那時候到現在一直沒有改變的,就是我有一種無怨無悔、不求回報的心理,只想替人家解決問題。所以我常替人家解決問題,沒什麼條件,這確實是我很喜歡的一件事情。

 

 

過去的學生時代,解決的問題比較單純。我最常做的就是幫同學跟他的父母、長輩建立關係。現在回想起來,我會從事顧問這行業還真的有一段緣由,並不是我真的比較厲害,而是有很多的練習跟經驗。其實有很多的經驗,我自己回想起來也不覺得很舒服或是很輕鬆,但是我就是有能力去面對。

後來,我踏入了專業顧問諮詢的這條路,也幫很多朋友作媒。每一次我跟人家談到作媒或是講到兩性關係的時候,都具有十足的震撼力跟突破性。那些思想哲學愈講愈清楚,真理愈辯愈明,愈是水落石出;不管全世界走到哪個地方,人們問的問題總是在重覆,可見這些問題一般人都有,都想問、都想聽,每當我在講到關於婚姻、愛情的主題時,聽眾的共鳴回響都很好。

 

我對作媒這件事,有一份非常特別的感情。我並沒有要刻意強求別人一定要結婚,但每次當我看到有人願意改變,發自內心的想要結婚,那一刻真像是漫長的黑夜終於見到了曙光,讓人非常感動。

 

我曾努力了八年,讓一個堅持不婚的女人終於點頭願意踏上紅毯。當我得知消息的那一刻,哭了半小時停不下來。那種感動就像乍現的曙光,後面將是冉升的日出,你知道黑夜真的結束了,燦爛的黎明就在眼前。

 

當你看到一個對婚姻不抱持任何希望的人,一直等到她終於要嫁人了,看到那個新娘百感交集,看到她又恨、又氣又要雪恥,又難過又高興的五味雜陳,那種血淚交織的景況讓人覺得人生很珍貴。這些經驗是這樣血淋淋的真實,而且刻骨銘心,精彩透徹。

當「世紀大媒婆」這個名詞被人們提起時,許多人想的,可能只是我幫了很多對男女結了婚。這當然是重要的,但我相信我不是產量最多的媒人。我作媒,和一般世俗傳統想的、要求的都不一樣,我經歷了他們的生命,謀合、創造新生命,這個過程就像一場「尋情」的歷險記一般既驚險又美妙。

 

我希望在人生舞台上能創造更多的幸福,也能夠幫助到世上所有找尋真愛的人,不管是單身的、結過婚的、甚至是離過婚的人,都能解開自己生命中的真愛密碼。

Free Ebook >> 愛情、婚姻大解密
解開你生命中的真愛密碼